• 爱情没有唯一的真相 不要轻易放弃。学习成长的路上,我们长路漫漫,只因学无止境。


      一场虚惊

      

      距离婚期还有三个月,我和陶元忙得焦头烂额,准婆婆偏还急吼吼催我们去婚检。我俩只好抽空去,所幸婚检很顺利,前后不过一个小时。我从检查床上爬起来时,女医生顺手扶我,手臂不小心碰到我的左侧胸部,一阵轻微的疼让我忍不住“哎呀”了一声。

      

      医生很熟练地在我左侧乳房左摁右摁,面色渐渐凝重,瞅我一眼,说:“你最好做个乳透。”我心里咯噔一下,告诉陶元,他不以为意:“那就做—个呗。”乳透结果很快出来:左侧乳房内有2cm×2cm左右的小肿块。

      

      拿着X光片,陶元跑回婚检室找那个熟人。我一个人站在明晃晃的太阳下,阳春三月,每个毛孔都渗出冷汗。

      

      陶元回来时,脸色灰白。“没事没事,我们明天再换家医院看看。”他嘴上这样说,但明显是强颜欢笑。

      

      回到家,我一头钻进卧室躺下,依稀听到客厅中陶元母子窃窃私语,中间还夹杂几声压抑的哽咽。恐惧袭来,我摸着自己的胸,眼前闪过姨妈的脸,她是乳腺癌患者,去年刚刚过世……

      

      第二天一早,一家人默默地坐在餐桌前,每个人脸上都是大难临头的模样。

      

      去医院的路上,坐在出租车里,看着窗外明媚的阳光,我不自觉地抓住陶元的手抹眼泪:“如果真那什么,我绝不拖累你……”

      

      陶元死死地攥住我的手:“不许瞎说!”

      

      检查做得很仔细。等结果时,陶元公司打来电话急召他回去,我强作镇定:“你去吧,一有结果我就给你电话。”

      

      陶元一步三回头地走了。

      

      检查结果出来了,我不敢看,年轻的女医生笑道:“是个小纤维瘤,做了就OK了。不过你也真幸运,这种位置长的肿块90%都是恶性。”

      

      漫天乌云顷刻四散,我真想大吼一声!这时,陶元的电话追了过来。本要立刻报告喜讯,脑子里却灵光一闪:“吓他一下!”

      

      玩笑开大了

      

      我装作特无力、特绝望的声音道:“肿瘤。”

      

      电话那端好半天没有声音,半晌,陶元带着哭腔道:“别担心,有我呢,你马上回家,我这就请假赶回去。”

      

      强忍着笑挂断电话,心头满是被爱的感动。本想等见了面就告诉陶元喜讯,可推开家门的一瞬间,我傻了。

      

      准婆婆满脸灰白地躺在沙发上吊盐水,陶元嘴快,没等我回去就打电话和家人通报了病情,他妈妈血压一下子蹿到180毫米汞柱。我满心羞愧,想开口说出实情,可陶元爸走上来沉重地拍拍我的手,叫我先回房休息。

      

      我躲进卧室,一颗心七上八下:“陶元爸妈知道真相后会不会骂我啊?”想给陶元打电话,却怎么都打不通。正纠结,陶元失魂落魄地回来了,他的包落在出租车上,里面不仅有手机、钱包,还有所有证件。

      

      打完吊瓶的准婆婆从沙发上爬起来,抱着我又哭了半天,终于开口:“明天就给你爸妈打电话,让他们都过来,出了这事……”

      

      我一下子慌了,这事再通知我父母就彻底没法收场了,我慌忙摆手:“不要告诉他们!”两位老人对视一眼,齐齐看向我:“这么大的事我们担不起啊。”

      

      我红着脸垂下头,弱弱地申辩:“我不想让他们担心……”

      

      陶元死命地攥着我的手,眼泪不停落下来。我决定,哪怕陶元吃了我,进卧室立刻说实话。

      

      可是,在床上躺了N久,却一直不见陶元进来,我起身想喊他,走到门前却听到他们一家人的对话。

      

      “得了这样的病,不通知她的家人,难道要我们负责到底?”陶元妈的声音中有满满的怨气。

      

      “妈……”陶元的声音好无力。

      

      “这事你妈说得对,必须叫她父母来,以后时间长着呢,费用、陪护,咳,幸亏这时候查出来,否则……”陶元爸的话,像一枚又冷又硬的钉子,一下子将我钉在原地。

      

      大难面前

      

      老妈看到我,一下哭倒在地。我那个窘迫就别提了,当着陶元一家,又不能说出实情,实在没办法,只好趁老妈去洗手间的工夫说了实话。

      

      老妈的大巴掌抡到半空,又喜极而泣地死命拧我:“疯丫头,你要吓死我啊!赶紧给你爸打电话,他昨天出差在外,都快急死了!”

      

      我立刻给老爸打电话,估计他正在飞机上,手机一直关着。

      

      我和老妈仓促合计,这样的情况,万不能再住在陶家了。去酒店的路上,老妈问及婚纱是否订了,陶元妈哭丧着脸道:“都这样了,还订什么婚纱啊?”

      

      老妈有点着急:“亲家,我可是把所有亲戚都通知了,这婚期不能变啊。”

      

      陶元父母对视半晌,难堪的沉默过后,陶元爸开了口:“孩子这样了,还是先治病,婚礼回头再议,回头再议。”

      

      老妈的脸瞬间黑了下来。

      

      等陶元一家离开,我对老妈耍赖:“这事虽然我不对在先,可你看看他们家的态度。”

      

      自小视我如珠如宝的老妈气哼哼地接过话:“这多亏是没病,要真有病,他家难不成还要退婚吗?”

      

      两个女人越说越气,这时,陶元又折回来了。老妈本要通告真相,这下也不开口了,反倒追问起几时领证。

      

      陶元一脸犹豫:“我妈说……婚期如果能延后还是延后一下。”

      

      我和老妈同时蹦起来:“这是什么意思!”我赌气表示要和老妈住酒店,陶元也不阻拦,唉声叹气地搔头皮,简直要把脑袋挠破的样子。

      

      我回去拿换洗衣服,一进门就发现,桌子上写了一半的婚帖全收了起来,墙上的大红喜字也摘了下来。陶元爸妈虽然尽力保持着一家人的样子,但举手投足间,生分了很多。

      

      准儿媳成了累赘和包袱,他们怕了。提着行李箱走出来时,我心中的愧意少了,更多的是愤怒。

      

      本来只是个玩笑https://www.79manx.com/知名在线娱乐城,网罗线上所有火热的娱乐游戏,为您倾心打造最佳娱乐游戏天堂,是一家拥有正式注册的最具有权威的正规博彩网站公司,绝对是您最明智的选择!https://www.79manx.com/娱乐官网认证!,却不经意间检验出陶家人的没担当!

      

      回到酒店,一进门,就被刚刚赶到的爸爸一顿臭骂。老妈替我圆场:“丫头不懂事,但陶元的父母也很过分。”

      

      老爸气得直哆嗦:“孩子混账,你也糊涂啦!人命关天的事能随便开玩笑吗?”

      

      我心虚地狡辩:“我是想考验一下陶元……”

      

      老爸一个爆栗敲过来:“你都25岁的人了,怎么还这么不知轻重!”

      

      老爸数落了我整整一晚上,最后给我指了条明路:“叫陶元重新找医院做检查,这样,既能揭开真相,又能隐瞒你的谎言。”

      

      次日见了陶元,他还是催我去医院,我却坚持:“一天不领证我就一天不去医院。”

      

      无论老爸怎么说,我还是不死心,我想看看,我和陶元的感情到底有多深。

      

      陶元纠结着,我的心越来越冷,忽然,他重重点了点头。

      

      陶元父母得知我们要去领证,立马赶过来,他妈妈泪如雨下:“儿子,你可要想好啊!”

      

      陶元的手冰冷颤抖,声音里也没有我期待的坚定,但是,他说:“妈,我真的想好了。”

      

      我一下子哭出来。

      

      领了证,陶元立刻要拉我去办理住院手续,我却坚持再换一家医院做检查。

      

      从医生那里得到明确答复,陶元似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但诊断书上白纸黑字写得清清楚楚,他顿了顿,喜极而泣。

      

      几乎被取消了的婚礼,如期举行。

      

      当陶元说出那句“无论是好是坏,富裕或贫穷,疾病还是健康,我们都会彼此相爱、珍惜,直到死亡才能将我们分开”,看着他暴瘦的脸,我内疚得泣不成声。

      

      给公公婆婆敬茶时,二老满眼歉https://www.79manx.com/知名在线娱乐城,网罗线上所有火热的娱乐游戏,为您倾心打造最佳娱乐游戏天堂,是一家拥有正式注册的最具有权威的正规博彩网站公司,绝对是您最明智的选择!https://www.79manx.com/娱乐官网认证!意欲言又止,我恭恭敬敬地磕头行礼,心中最后一点芥蒂也烟消云散。

      

      用爸爸的话说,大难临头,人性中的脆弱逃避是一种本能,我不能苛求所遇之人都有圣母情怀。陶家人的表现也许不够完美,但我的幼稚、愚笨和不知轻重也需要反省。  

    上一篇:志愿者感想

    下一篇:换位思考收获人生